滚动资讯

纪念湘南起义90周年特别报道 | 铭记郴县“反白事件”历史教训
发布时间:2018-03-30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何庆辉

  郴州市东塔岭山腰间,有一座青松翠柏环绕中的烈士墓,每年清明时节当地人民都会来缅怀这位革命先烈,这便是在湘南起义郴县“反白事件”中牺牲的年仅21岁,时任中共郴县中心县委书记夏明震烈士。

夏明震.jpg

△夏明震

  3月14日,纪念湘南起义90周年之际,记者来到湘南起义纪念馆管理处(郴州市烈士公园)缅怀革命先烈,湘南起义纪念馆讲解员向峰,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事件当时的经过。

曾志.jpg

△曾志

  时间回转到1928年2月下旬,正值湘南革命烈火越燃越旺之际,湘粤两省政府出动5个师的兵力,成南北夹攻之势围剿湘南起义区。


  面对敌军即将发起的大举进攻,深受“左”倾错误路线影响的中共湘南特委,制定了“焦土战略”, 烧掉耒宜大道两边15里的民房,将所有粮食财物都藏起来,以“坚壁清野”阻止国民党大军进攻。

  为了贯彻执行湘南特委这一决策,团湘南特委书记细格思等,专赴郴州督促。细格思抵达郴州后,立刻在城东的淑仪女校召开郴县县委扩大干部会议,决定先烧作为湘南中心城市的郴州。

影像资料--湘南特委实要求“施坚壁清野”.jpg

△影像资料--湘南特委实要求“施坚壁清野”

  夏明震等一部分干部指出特委的决定不符合革命利益,反对烧房子。 “鉴于郴县县委有关同志抵触‘焦土战略’,现在由特委代行郴县县委职权,执行特委决定。”细格思恼怒视道。散了会,细格思又让郴县团县委书记邝朱权组织人书写告示张贴出去。

  盖着郴县苏维埃政府大印的告示贴出后,有众多民众聚在城区苏维埃政府的门口,表示不满,“鸟都有个窝,人怎么能没有屋呢?”在城区居民的要求下,城区苏维埃政府委员长贺益生来到县委找到夏明震,讲了群众非常反对的情况,请求收回布告。夏明震表示烧城的决议无法更改,并决定3月12日上午,在城隍庙召开群众大会,向群众作进一步宣传解释。

影像资料--崔氏兄弟密谋.jpg

△影像资料--崔氏兄弟密谋

  与此同时,郴州城中土豪劣绅崔廷彦、崔廷弼两兄弟(下称崔氏兄弟)得知民众对烧屋搬迁大为不满的情形后,而朱德已率主力部队北上耒阳、农七师正在攻打桂阳、县赤卫队在农村打土豪,城内革命力量空虚,立即召集反革命骨干20余人,来到城郊骆仙铺密谋,实施在群众大会上举行暴乱。并散布“烧掉耒宜大道两边50里的民房”“工人要杀农民,农民要起来自卫。”等谣言。

影像资料--夏明震正要向群众解释.jpg

△影像资料--夏明震正向群众解释

  3月12日上午,群众大会按时在城隍庙召开。崔氏兄弟早已在会场布置暗藏武器的暴乱份子,煽动群众“谁烧房子就打到谁!”此时提前来到会场的郴属特委秘书曾志发现情况不对,立即从近路跑去县委报告,却刚好夏明震、何善玉等县委人员岔开。

影像资料--夏明震被杀.jpg

△影像资料--夏明震被残忍杀害

  夏明震进入城隍庙后宣布开会,正要就烧房子之事向群众解释。台下就喊出“杀!”顿时一群暴徒扯下臂上的红带,换上白带,呼喊着:“反白罗!反白罗!”紧接着,瑞丰丝线铺的伙夫暴徒钟天球一个箭步蹿到主席台,挥刀将夏明震砍死。其余暴徒也一拥而上,向苏维埃干部们砍杀,何善玉等9人当场被杀。崔氏兄弟指挥暴徒们行凶后,又纠集人向县总工会、县少年先锋队、CY训练班等机关团体杀去。

  当天下午,郴县部分党员和群众冒险出城,分头赴往永兴、宜章及郴县良田、永丰乡报信求援。

  同时,崔氏兄弟煽动数千农民围攻东塔岭的郴县党政机关。曾志怕误伤受蒙蔽的群众,带领县自卫队20余人隐蔽起来,13日凌晨在刘之至带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教导队30余人接应下,冲出包围圈向永兴湘南特委和陈毅报告搬兵。

影像资料--围捕反革命份子.jpg

△影像资料--围捕反革命份子

  最先得到暴乱消息的是郴县良田区委,区委负责人李克如当天下午就带领紧急动员来的1000多赤卫队员与农会会员,连夜向据守东塔岭暴徒武装进攻,双方激战到13日清晨。同时,当日郴县三区区委又开来5000余人增援。14日,郴县农7师由邓允庭指挥从桂阳紧急赶来,陈毅率领工农革命军两个连赶到。各路援军从三面围攻城中之敌,当日平息暴乱。崔廷弼被当场击毙,崔廷彦与廖镜廷狼狈逃走。

  这场反革命暴乱虽然只持续3天,但造成严重后果。除吉阳、秀良等3个区外,整个郴县的城乡都发生了由土豪劣绅操纵的暴乱。根据粗略的统计,各地被杀害的县区领导干部及基层骨干多达1000余人,伤者也有数百。城内的东街、西街和大部分店铺、民房被烧毁,店内的货物被暴乱分子抢劫一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