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重视儿童早期发展是反贫困突破口
发布时间:2017-10-03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纪秀君

  “重视儿童早期发展是消除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途径,各国实践表明,儿童早期发展是反贫困的重要手段和突破口,为贫困地区培养好下一代就抓住了减贫脱贫的关键,也是减贫事业中最有成效和最具根本性的重大举措。”日前,原国务委员戴秉国在贵州省召开的“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致辞时表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把2020年全面消除绝对贫困,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提升为事关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重大任务,并将教育扶贫列为“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重要内容。明确提出,要建设普惠性幼儿园。

  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内容。在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贵州省教育厅等主办的此次会议上,如何通过普及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来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促进反贫困和儿童事业发展,成为与会者热议的话题。

  投资学前教育就是投资未来

  “投资儿童学前教育就是投资未来,投资越早得益越早,回报也越高。正因为如此,普及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日益成为各国政府教育改革和人力资本发展的战略目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说。

  普及学前教育可以说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国际社会历来高度重视学前教育。2015年,联合国《变革我们的世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将发展普惠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列为重要内容,并首次提出“到2030年,确保所有男女童获得优质幼儿发展、看护和学前教育,为他们接受初级教育做好准备”。

  这意味着世界各国都要加大对儿童早期发展的投资,尤其是更多地关注和帮助全球数千万最贫困的儿童,使他们能够平等而有尊严地享受到有质量的学前教育。

  全球跟踪研究显示,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每投入1美元,将获得4.1—9.2美元的回报;在美国,这一回报在7—16美元之间。

  为有效实现普及公平而有质量的学前教育这一目标,不少国家都通过强化政府举办学前教育的责任、优先建设教师队伍等多种举措,大力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特别是这些国家都极为重视处境不利儿童的学前教育,通过直接干预为这些儿童提供较好的学前教育条件和机会。

  美国的“开端计划”、英国的“确保开端计划”、澳大利亚的“学前教育普及计划”和古巴的“教育你的孩子计划”等,都是此类典型项目。这些行动计划所提供的普惠、优质的公办学前教育,提高了处境不利儿童的入园率,缩小了城乡和区域间发展的差距,促进了国家学前教育的普及。

  我国2010年颁布实施的《教育规划纲要》,确定了到2020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发展目标。随着“国十条”和两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实施,2016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已达到77.4%。

  “目前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主要表现在东部和西部、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发展还不平衡,最底层的20%贫困地区儿童还缺乏学前教育机会,教师队伍的数量和素质还不能完全适应学前教育普及的要求。”戴秉国说。

  怎样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

  为贫困地区偏远农村儿童提供学前教育,确保每个儿童都能公平地享有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跑完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是一些国家面临的共同挑战。

  “在过去15年中,我们实现了学前教育的普及化,这是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政府,有政治上的意愿促进学前教育的发展。”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所趋势研究和国际合作部主任文默英说,韩国现在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约91%的3—5岁的孩子接受了学前教育,但还有约9%的孩子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状况,现在并没有相关的数据,找到他们不容易。

  为了让更多贫困地区农村幼儿能接受学前教育,我国教育部等四部门今年启动实施了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提出增加普惠性资源供给,加快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乡村幼儿园建设。继续办好公办乡镇中心幼儿园,充分发挥辐射指导作用,大村独立建园,小村联合办园,优先利用中小学闲置校舍进行改建。

  不少地方政府在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过程中,积极探索借助多方力量因地制宜地建设农村幼儿园。

  “我们始终坚持把教育作为最长远的民生,作为拔掉穷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贵州省教育厅厅长王凤友说,贵州省按照“一村一园”建设目标,因地制宜、合理规划,稳妥推进农村幼儿园建设。2015年实现了乡镇公办幼儿园全覆盖后,大力建设村级幼儿园,近三年新增了村级幼儿园4000余所。

  作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5年前,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农村适龄儿童学前教育问题十分突出。2012年4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松桃5个连片少数民族乡镇,实施“山村幼儿园计划”试点,设立了100所山村幼儿园。在总结松桃试点经验的基础上,2014年9月,铜仁市全面启动山村幼儿园全覆盖计划,松桃山村幼儿园也从100个发展到494个,全县农村学前教育实现了全覆盖。

  据了解,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09年发起“山村幼儿园计划”,结合政府和社会资源向农村地区3—6岁儿童提供早期教育,探索普惠性的早期教育政策方案。截至2017年8月,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共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区)的17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近1800所,惠及在园幼儿4.5万多人。

  如何确保普及率与质量同增长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周念丽对甘肃省华池县和新疆吉木乃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受益幼儿的心理发展进行了研究,运用表现性评价方法,分别拍录了幼儿装扮游戏、建构游戏和表演游戏三个场景,通过跟没有进入山村幼儿园计划的散居幼儿进行比较,结果发现,在积极情绪、兴趣度、人际互动和积极行为等方面,山村幼儿园的幼儿平均发生次数明显高于散居幼儿。

  “在这样一个良好的师幼互动、幼幼互动的情况下,山村幼儿园的孩子能够更加体验到爱、自尊和归宿。”周念丽说。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卢迈表示,基金会最早试点的青海乐都区,2008年学前教育普及率不到50%。基金会和乐都区政府合作,经历了走教点到固定早教点,再到山村幼儿园三个发展阶段。乐都区学前教育的普及率从2009年实施项目以来的48.2%提高到现在的96.4%。

  总结8年来的经验,青海省乐都区副区长王海莲认为,地方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保障经费投入,才能确保项目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这一点很重要。

  “山村幼儿园计划”解决了山村儿童无园入、入园远的问题,逐步缩小了城乡学前教育差距。在试点地区当地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山村幼儿园逐步进入提高质量、走向规范的阶段,但志愿者队伍不稳定、素质提升慢,办园水平参差不齐,是当前普遍面临的挑战,这关系到能否为农村幼儿提供有质量的学前教育。

  “我们不光要让农村的孩子有园上,还要上好园。没有钱很难去解决质量提高问题。2016年我国学前教育经费总投入是2802亿元,但学前教育经费GDP占比仅仅是0.3765%。毛入园率在60%—85%的中等收入国家学前教育投入GDP占比平均是0.45%,所以2020年我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的话,仍然需要加大投入。我们做了一些研究,如果中等收入国家毛入园率达到85%以上,学前教育经费投入GDP占比平均要达到0.8%。”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说。

  “《学前教育改革与国家反贫困战略——美国的经验》一书的作者、小布什政府‘不让一个儿童掉队’教育法案实施的负责人密歇根大学教授苏珊·纽曼,在这本书里很遗憾地表示,并不是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看到了学前教育和消除贫困之间的关系。因此我想,拿出实效、拿出经验,加强对两者关系的实证性研究,加大宣传力度,让国家财政投入投向最需要的人群,投向效益最高的教育阶段,仍然是一个长期的不容松懈的任务。”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冯晓霞说。


loading...

郴州要闻

湖南新闻

形象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