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怀念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7-06-19   来源: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作者:周琰

  最近看了一部动画短片—《光之塔》,片中出国游子的心情与对父母的感谢之情的故事情节深深感染了我,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柔弱的地方,还没看完,眼眶就湿润了。看到父亲节到了,猛然才发觉父亲离开我已经有一年多的光景了,想起以前他的音容笑貌,一直萦绕于心,无法释怀,怀念他的心情愈加炽热。有感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心和泪把它写下来,也算是对怀念父亲的一种慰藉。

  父亲一生勤奋,是我心中的一座大山。打我懂事起,父亲即忙工作,又顾家里。那个时候在养路队上班,“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没有碎石,去河边采鹅卵石;没有交通工具,就用双肩挑运,干着艰辛的体力活。忙完后,又牵挂农村的家里。因为我家是“半边户”,母亲身体不好,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又小,没有劳力,生产大队挣不了工分,分不到粮食,为了能让一家填饱肚子,父亲两头赶,两肩挑。每次回家,总是一身尘土,一双自做的轮胎凉鞋快磨穿了底,一条泛黄的汗巾搭在肩上,旧衫上汗渍斑斑,但从不喊累。每当这时,我们就会跑过去,轮着给他用蒲扇扇风,母亲就会给他一杯温水,让他解解乏。此时,父亲边喝水,边惬意地对我们说:“爸爸现在做的是修桥架路的好事,方便大家进出,有人瞧不起养路工,其实我们是在行善积德,以后会有福报的”,眼里满是自豪。这番如佛陀谶话让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善根,一直陪伴到今。

  父亲性格开朗,笑口常开,有副热心肠。许是农历9月19日出生,是观音菩萨的生日,所以,父亲天然就有颗“菩萨心”,在我记忆中,他很会“刮痧”,那时医疗条件有限,亲朋好友,乡里近邻,碰到这种难事,都会找他。记得有次大热天,父亲刚巧在家,一位邻家小妹带着哭腔找上门来,说她舅舅到她家做客,中暑得了急病,村里“赤脚医生”说不行了。当时父亲在吃饭,立即丢下饭碗,赶过去帮忙,一边安慰小妹家人,一边用他的方法“刮痧”,在众人的疑惑中,小妹的舅舅慢慢地缓过气来,好了。小妹一家满怀感激,连说恩人。父亲擦擦汗,水都没喝一口,告诉她们注意事项,就回来了。这样的例子,我看到就有好几次,连单位有位同事,半夜起来喊我父亲“刮痧”,父亲立即起床,有求必应,不辞劳累。加上父亲还会算日子,在农村乡下,只要有红、白喜事,找上门来了,他都会尽心的替别人算计,而且从不要酬,顶多抽根烟。尽管是否科学,但他那种热心帮人的心情,还是让人很感动。前段时间,路上碰到一位老人,还拉着我的手,唏嘘不已:“你爸是个好人,可惜了”。

  父亲拥有一颗坚强的心,同时也有脆弱的一面。面对工作,父亲是一心为公,尽心尽责,勤勤恳恳,养护班长当了好多年,有次维修工班养护车辆,因公负伤,一只眼睛失明了,但他从不后悔,没去办残疾证,也从没向单位索要任何东西。后来,当了办公室主任,更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那时没有电脑用,一个单位的材料,都靠他手写,工作量又大,每次加班很晚才回家,在他身上总有股浓浓的烟味。但他从不抱怨,依旧累并快乐着。父亲中年的时候,母亲走了,临走时,她眼含泪水问父亲:“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父亲忍着悲痛,安慰着母亲。 “中年丧妻”——人生三悲之一,加之当时工作上的不如意,那时,父亲的笑容少了,明显苍老了许多。母亲治病欠了单位里的钱,又要负担我的学业,下班后,还一个人面对孤零零的房屋,愁苦不堪。有次,我看到父亲裹着旧棉衣,一个人喝闷酒,喝醉了吐了一地,还摔在地上,一片狼藉。此前此景,我的心碎了,看到父亲这样子,好难过,好无助。这是我一生中最难磨灭的印象,也是父亲一生中最失意的时候。

  后来我顶父亲的职,也成为了一名养路工,从此离开了生我育我的父亲。由于结婚生子,忙于生计,只能逢年过节才回家看看他。他喜欢打门球,又是单位老年协会会长,经常组织老人们活动,每次见面都是那么匆忙,跟他聊天的时间屈指可数,当时,我也觉得来日方长,等到我漂泊的心安顿下来时,父亲又永远地走了,来不及给我留下只言片语。现在的我,工作、生活已然安静,可是没了父亲,便失去了倾诉最需要的对象,最应该要感恩的人,我好想跟父亲呆在一起,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唠唠家常,说说他的故事,就是感觉上天对我最大地眷顾,遗憾终身的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养而亲不在”,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可贵。人需要懂得感恩,哪怕是对父母长辈,党和组织,亲朋好友,即或是一饭之恩的陌生人,都要怀着感恩的心,一定记住,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要珍惜身边的亲人,善待周围的人和事,哪怕事情再忙,也要多回家看看。老爸的言行、留下的品德,激励我懂得感恩,只有把感恩的心带到工作中、生活中去,才是对父亲最好的怀念。父亲是位养路工,一生与公路结缘,因为擅长写材料,后来抽调到县里写《嘉禾县交通志》,为了写好这本书,他和他的同事们历时三年走遍了嘉禾的山山水水。每当闲暇时,偶尔在百度上输入这本书名时,便会看到编纂人员里有他的名字——“周期光”,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更觉得父亲就在我的对面,督促我、激励我,让我不断奋进。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父亲和父辈们—— 一位普通的养路工人,千千万万个如父般为新中国公路事业做出贡献的那群“垫脚石”。

【编辑:吴雨】

郴州要闻

湖南新闻

形象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