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捉拿“水蛀虫”——水务干部村干部合谋套取专项资金被查
发布时间:2018-07-0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

  在郴州嘉禾,县水务局借调干部雷日贵串联同事和村干部两次虚报“五小”水利工程项目,套取国家专项资金9.5万元的案件已过去半年。近日,记者走进嘉禾,仍能感受到当地痛定思痛的决然与砥砺前行的信心。

  “搭伙合作”伪造项目

  雷日贵是嘉禾县油榨滩水轮泵管理站原副站长,2011年至2016年期间,两次被借调至县水务局办公室和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工作。期间,他负责“五小”水利工程项目的录入、校对、核稿工作。

  “五小”水利工程,是小水窖、小水池、小泵站、小塘坝、小水渠的总称。自2014年起,嘉禾县每年下拨一笔专项资金用于农村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建设。这让家庭条件较为拮据的雷日贵做起了“发财梦”。

  “他觉得,只要找人一起伪造项目,打通环节之后,就能套到钱。”办案人员李耀东介绍,为寻求“合作伙伴”,雷日贵把目光瞄向县水务局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兼水利建设管理站站长曹宇曦。

  曹宇曦负责本股室全盘工作,但凡在他这里通过的“五小”水利工程项目,审批下来十拿九稳。趁没人,雷日贵把想法和盘托出,曹宇曦予以默认。

  按照流程,“五小”水利工程项目需村级主动申请,再由管辖乡镇的水管站审核上报。雷日贵又找到袁家镇水管站站长曾令军,两人一拍即合。曾令军则找到时任袁家镇上洞村支部书记唐开建。

  当年,上洞村顺利申报两个“五小”水利工程项目,第二年通过验收,获取3.6万元项目扶持资金。支付完工程款后,仍剩余1.5万元。唐开建自留3000元,其余全交给曾令军。曾令军给了雷日贵6000元“好处费”,雷日贵又分一半给了曹宇曦。一条利益链就此形成。

  得寸进尺再次“行动”

  不久,时任袁家镇行村村文书肖华兵主动找到了雷日贵。

  按照规定,“一个行政村原则上一年只能申报一个项目”。雷日贵又打起“小九九”:“按自然村名义申报可掩人耳目,来年验收也很难辨别真伪。”

  在征得曹宇曦默认后,他授意肖华兵等村干部以自然村山塘清淤工程的名义进行申报。

  2014年,肖华兵与村支书肖志辉、村主任毛高兵共同商议,将包括行村背干塘清淤在内的三个虚假小型农田水利工程建设项目上报至县水务局。随后,曹宇曦未按要求进行核减,三个项目顺利通过审批。

  2015年,雷日贵参与项目工程验收,大肆“放水”。袁家镇纪委书记王当雄介绍:“有人发现行村下巾斗自然村门角塘没有按项目要求进行清淤,仅仅是对连接山塘的渠道稍微做了些清理,但在雷日贵的忽悠下蒙混过关。”

  就这样,三个虚假项目套出8万元的国家专项奖补资金。按照起初的“口头约定”,雷日贵、曾令军、曹宇曦每人各分得1万元“好处费”。

  事情败露终食恶果

  2017年3月2日,袁家镇接到郴州市长热线电话交办件,反映肖志辉等人套取山塘清淤资金问题。镇纪委立即开展调查,发现雷日贵的相关违纪线索,遂牵扯出曹宇曦、曾令军等水务干部利用职务之便,与村干部合谋虚报水利项目、套取国家专项资金的违纪事实。

  最终,雷日贵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降级处分,曹宇曦和曾令军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3人所得违纪款均被收缴,多名涉案村干部也已另案处理。针对“五小”水利“多批少建”现象,嘉禾县委还对县水务局开展了巡察,通过严肃整改、举一反三,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农村基层干部党员纪律意识淡薄、对党纪缺乏敬畏,也是促成此案的关键所在。今年开始,全县将持续开展村级组织事务管理专项监督检查三年行动,目的就是要提升村级组织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将群众深恶痛绝、反映强烈,藏身于群众身边的‘蝇贪’‘蚁贪’揪出来,打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嘉禾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张久辉说。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 记者 张斌 通讯员 李银华 李艳)


loading...

郴州要闻

文明机关

形象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