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一个应届大学毕业生的近期生活
发布时间:2017-07-03   来源: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作者:邓祖福

  一

  “爸,这些证件,请你为我各复印两张。”

  儿子晓军从B大学毕业回家后,晓军即拿出大学毕业证书等证件给其父亲艾誉看。

  艾誉从儿子手中郑重地接过证件原件,他喜滋滋地翻了翻。当看到儿子“学士学位”证书后,艾誉的心里犹如喝下了一大坛蜜。艾誉想:自己半生苦苦奋斗,由中专,到大专,奋斗到35岁,也只是弄了个本科毕业。现在50有多了,也还只是大学文凭。现在儿子仅23岁,就有了“学士”证了,不错啊,乖儿子!艾誉在心里情不自禁地夸奖着晓军。

  “你取得了‘学士学位’了。你的学历,比我还高了!”艾誉很高兴地由衷地对儿子赞道。

  “学士学位,这是学位证书。学历还是本科。”儿子晓军立即纠正说。

  “这我知道。”艾誉接着说,“不过,大学毕业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学士学位’的,象我们就没有。我们学校那么多本科生,也只有一人有。”

  “也许是吧,”晓军说,“我们学校也还有个别的毕不了业呢。有学位的,也只是部分人。”

  ……

  “好了,吃饭了。”

  父子俩正热烈地讨论着‘学位’,晓军妈却端着热腾腾地饭菜走来了。

  晓军妈看到他们父子俩兴高采烈的样子,她的心里也象受了感染似的,鲜桃似的脸上漫开着的笑靥像盛开的簇拥着的鲜花。

  二

  大学毕业回家后,晓军一面等待着自己参加省公务员考试的成绩,一面抓紧时间上网、看书,着手参加教师招聘的准备工作。

  关于晓军计划从事教师工作,前一年国庆节后不久,艾誉就对这事有了活动了。艾誉在县教育局有一门不算亲、也不怎么疏的亲戚。并且,她在县教育局还有一定的权力。国庆后的一天,艾誉亲自找到她。艾誉希望在她的帮助下,晓军大学毕业后,能进入县一中或二中从事教育教学工作。来到县教育局,在她的办公室,趁无外人时,艾誉抓紧时间说明了来意,并讲在她的帮助下后,艾誉特意问:“晓军进入县一中或二中应该有一定的把握吧?”

  “有一定的把握。”她十分爽快、十分有把握似的说。

  亲耳聆听了她的话,艾誉真不知有怎样的高兴。心想,朝里有人好做官,这话真的不假。幸好有这一门子亲戚。

  不料,上个学期艾誉再去找她。他想再一次证实晓军进县一中或二中的事。事情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天,她对艾誉透露说,是会有教师招聘的,是事业编制的,全县100人。你等等吧,到时,会出公告的。

  “网络上也会有吗?”艾誉问。因艾誉也经常上网。他就想在网上直接了解县教师招聘的信息。

  “会有的。”她答。

  此后,艾誉几乎天天看网上县新闻网里的“公示公告”。有一天,艾誉终于等到了。但县一中、二中不招生物老师——晓军是学生物的,其他的县属中学及乡镇中学也不招生物老师。看到这,艾誉傻眼了。他的心沉沉的,像被谁狠狠地砍了无数刀一般,在滴血。

  “幸好儿子还准备了另一手,参加了今年的省公务员考试。”想到儿子参加省公务员考试,艾誉忽然觉得眼睛又亮了起来。

  “希望儿子公务员考试能心想事成!”艾誉忙着在心里祈祷。

  本来,原计划晓军是不打算考公务员的,几个月前,晓军听说了他们的同学中,也有人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情况。他认为,反正毕业这个学期学习任务轻,就是写毕业论文和找工作了,抽时间看些考公务员的书,参加一下公务员考试,多学些知识,多一条出路,或许会更好。所以,晓军征求了一下父母的意见后,就着手公务员考试的工作了。同时,艾誉认为,报考公务员要报就报县级以上岗位的。后来,晓军选报了省属的县工商局文秘一职。艾誉及其老伴表示了赞同。

  省公务员考试的成就千呼万唤终于出来,晓军:128分,划线:100分。考试后,晓军还了解了同时报考他县工商局文秘一职的还有丁一超,他考了131分。丁一超还参加过“三支一教”,参加过“三支一教”的可加5分。

  县工商局文秘一职只需一人,根据这个情况,晓军感到了公务员考试所面临的重大压力。不说其他人,丁一超就是他所面临的强大的竞争对手。晓军还知道,丁一超是学美术的。晓军想,如果面试我能超过他很多,或者丁一超身体或其它方面有不合格,那他晓军还是很有希望的。但如果……

  晓军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这里的划线仅仅是文化成绩划线。而参加面试的,是三比一的比例,也就是说,县工商局文秘一职只有三人有资格参加面试。如果报考县工商局文秘一职有多人呢,其他人的分数还有比他们高的吗?自己有资格参加面试吗?如果没有资格参加面试,那这一次公务员考试,就算玩完了。

  果然,面试人员名单一出,晓军榜上无名,丁一超名列第二。晓军遭受了人生第一次重重的打击。

  三

  省公务员面试人员名单出来后,晓军榜上无名。晓军即加速了对参加教师招聘工作的力度。但教师招聘工作也形势严峻啊。

  晓军再一次在网上看了看前一次县里的教师招聘公告,前一次县里的招聘,要么是专业不符,要么是招小学教师。晓军想:自己本科毕业,不可能去教小学,那太大材小用了,那还不如去外面打工,去闯闯。晓军爸和妈也这样认为。但网上的其他教师招聘呢?大多是教育培训机构或民办学校的,要么是外地的极偏远的农村中小学。

  “我原来说了,我们一没有钱,二没有关系,就看你自己了。”

  这时,晓军又想起了很早以前他妈曾对他说过的这句话。

  没办法,晓军只有更加关注本市教师培训机构和民办学校的招聘教师的情况。

  根据各公办学校学生减少、教职工严重超编、自己很难进入公办学校的严峻现实,晓军与其父母商定,还是将目标锁定在考公务员上,且越早考定越好。

  他们打算叫晓军暂时先在本地民办学校或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一年,一边工作,一边自学公务员知识,到时,再参加公务员考试考出来,拿个正式人事编制。

  但命运注定晓军的工作好事多磨。十几天来,晓军拿着身份证、学士证书等,到市里的摩丁、星德、电大、十全等学校联系,有的还参加了考试、面试或试讲等。他在多方面都备受欢迎。但他们一般都要求进入人员要签4——5年的合同。唯一的全市名民校十全中学同意签一年,但又以没教学经验为由不愿接纳他。

  他还参加了几次本地区一些企业的人才招聘会,觉得也没有很适合自己的岗位的。

  “下海闯算了。我就不信找到好工作。”见如此结果,晓军也惹急了,知道了十全中学的招聘结果后,第二天,晓军就购好了南下的火车票。

  四

  “昨下午,军军好象有点悔意,认为太急了,太冲动了。”

  夜11点,南方的空气仍然十分炙热,艾誉和其老伴仍未入眠。县一中早就在补课了,艾誉在加班。所以,下午,晓军对他妈所说的话,艾誉不知道。

  “是吗?”对突然出现的情况,艾誉想得到进一步证实。

  “是的,下午军军对我说的。”晓军妈说。

  艾誉又陷入了苦苦的沉思。

  这时,艾誉又想起了去年开学时他们学校进出老师的事,去年开学时,学校也曾多次说,教职工严重超编,要分流。结果,学校不仅一个教职工没分流,还又进了三个教师——教师们热议,这三个教师一定是有关系的。艾誉想,自己的儿子晓军原也是从县一中毕业的,原来又是该校长带高三,也算看得起自己的儿子。现在,学校教师中有学士学位的,也算凤毛麟角。从引进优秀人才的角度,校长及上级有关部门又会不会接纳晓军呢?

  艾誉又想起了前天,他听说县城珠泉中学扩招,也许要进老师的话。他想,是否再找“她”证实一下呢?如招的话,儿子能进珠泉也是很好的,或者到时再进县一中、二中。

  第二天,吃早餐时,艾誉把自己的想法向晓军及晓军妈说了。晓军妈认为,可能进县一中难,不必试。晓军认为,成不成,那是另一回事。对第二件,他们认为可以问问。

  下午,艾誉特意找到了校长,意为请教。但校长表示了爱莫能助,还说,为了解决学校教职工严重超编问题,县教育局还下发了文件,学校教职工可以申请去县城中小学任教,但只有一人写了申请。还说某某老师的儿子,也是考公务员考到了某乡镇工作;某某老师的儿子为了考公务员,大学毕业后还专职准备了一年,后来考入了某公安局等等。

  跨出校长的办公室,艾誉又掏出手机,拨通了县教育局他那亲戚的手机号码。艾誉试探着问:“听说,珠泉中学还要进教师,有这回事吗?”

  “有这回事。” 她的回答很肯定。

  “那么,应届大学毕业生可否参考呢?”艾誉接着问。

  “还在等待有关部门批准。请你看公告吧。”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应届大学毕业生应该可以参与竞争吧,艾誉想。前次县里招聘教师,应届大学毕业生是可以参加的。

  晚上,艾誉将以上情况对其老婆和儿子说了,并一致商定,晓军还是参加珠泉中学的教师招聘。

  第二天,晓军将最后一次用学生证购买的半价火车票退了,并在市新华书店购买了几本初中生物教学的有关资料——毕竟自己好几年未看初中生物知识及其教材了。他觉得,他还得再温习一下。

  八月七日,珠泉中学招聘教师的公告出来了。公告之四要求,参考者“要有四年以上农村教学工作经验”。这就是说,大学应届毕业生不能参考。

  晓军的工作,又一次迭入低谷。

  五

  “也许这就是命吧。”晓军在心底呐喊,命运规定他要经历这些磨难,他又如何躲得过呢。“命中有时终需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晓军越来越觉得这句话十分正确了。

  “那真的只有下海了。”晓军无可奈何地想,那就南下找事吧,一面打工,一面准备公务员及研究生的考试,先准备公务员考试的,研究生考试的作较长期的打算。

  晓军立马到城里火车票代售点购买了南下的火车票。

  到了S城,晓军暂且在一家旅馆住下。他想一面上网找工作,一面沿街看招聘广告找工作。

  一天傍晚,晓军来到郊区,在家时找工作一连串的不如意,压得他如同挑着千斤担,气得他喘不过起来。他想到郊区散散心、透透气。

  残阳如火,车辆如结。突然,不远处一辆小车让道过偏,在路边滑了下去。晓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晓军本能地猛冲了过去。

  晓军看到那辆车滑下路旁后,并无一辆车子停下来援救。他对那些过往的车辆撇了撇嘴。

  滑下道旁的小轿车仄着身,司机没有动弹。晓军看到司机血流满面,也不动弹。晓军的心一沉。晓军试探了一下司机的心脏处,见有跳动。晓军迅速将司机抱了出来。

  晓军背着昏迷不醒的司机艰难的上了车道。晓军喊住了一辆小车,将司机送往市内一大型医院。

  经过4个多小时的紧张抢救,司机终于清醒了。原来,该司机是南方某集团公司刘总经理。刘总经理旗下有五个分公司,个人净资产达人民币近20亿元。清醒后的刘总经理在了解了情况后,他紧紧的握住了晓军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对晓军说:“你好啊,年轻人!你的救命之恩,我是终生难忘的。”

  “刘总,请你不要这么说。”晓军装作毫不介意似的大大方方的说,“其实,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后来,刘总忽然问起了晓军的一些情况。当晓军将自己的近况详细地告诉了刘总后,刘总再一次紧握了晓军的双手,欣喜若狂地说:“晓军,这么说我们算是有缘了。我正好在物色一个副总经理。我给你年薪20万元。你做副总经理,不知你肯否屈尊下驾。”

  听了刘总的告白,晓军真的很感动,真的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好运就在咫尺之间。但他担心的是,自己不懂商业,能行吗?晓军对刘总表示了感谢、信任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了晓军的想法,刘总乐哈哈地诚挚地说,“你多虑了。晓军,你们读书人不是学过陈胜讲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吗?其实,做生意也是这样的。再说,你初中时就发表了作品;高中时又被评为市‘三好学生’;大学毕业论文又获全国奖,又获得‘学士学位’。凭着这些,我相信你,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很快进入角色,做出辉煌的业绩来的。”

  晓军也紧握着刘总很有力的大手,表示了赞同。

  三个月后,在刘总的直接指导下,晓军真的很快进入了角色,并且,将刘总的独生女俘获,此乃后话。

   (作者系湖南省桂阳第一中学邓祖福)

  【编辑:陈实】


郴州要闻

湖南新闻

形象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