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遗忘的角落,温暖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6-11-22   来源: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作者:曹慧英

  华声在线郴州11月22日讯(通讯员 曹慧英)“感谢政府,感谢医生,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领导,为我们带来了光明,带来了温暖”。这是资兴市麻风病院83岁的何高太老麻风病患者,含着热泪对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资兴市皮肤病医务人员所说的话。

  何高太是资兴市麻风病院最年长的麻风病患者,在院时间已40多年,是在麻风病院待得最久的一位。

  麻风病院在郴州市仅有两家,资兴市江背山麻风病院是其中的一家,该院距离城区100多公里,离当地政府20多公里,坐落在资兴市汤溪镇江背山山顶。解放初期,当时人们对麻风病人了解不够,诊疗不清,加之患过麻风病的人外观畸形,相貌丑陋,人们“谈麻色变”生怕染上该病远离患者。1953年资兴市第一个建站,为治疗这群特殊的病人,免除更多人员染上该病,使这群“害群之马”不至逃跑,当时政府选址到这个远离村庄、远离人群,几十公里内人迹罕见,交通不便,海拔较高的深山老林中。

  几十年来,这些麻风病患者,或是临床判愈回家与亲人团聚,或是以院为家,在麻风病院里享受着党和政府的温暖,慢慢地老去。资兴市麻风病院的患者由原来的200多人,到目前的16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23岁。资兴市委、市政府没有遗忘这群“特殊的市民”,指定资兴市皮防所的专职医生为这群“特殊的病人”进行专职的护管,每月都给这些老人送医送药、送油送米,送菜送钱。遇上急诊病人,还得及时上山看病就诊、接送上下山。

  63年来,资兴市皮防所的工作人员都坚守着这群“特殊”的病人,从生活起居到柴米油盐,从身心健康到生老病死。每年的重大节日,老年节、麻风节等都有党和政府领导人员看望慰问,让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山深处的“特殊病人”不孤单,不寂寞;让这个“特殊的村庄”里充满了真爱与温暖。

  当时为防麻风病人逃离医院,山上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过,半山腰还有职勤人员把守。随着人们对麻风病的认识,以及社会的进步,人们改变观念,麻风病变的不再可怕。没有公路,资兴市委市政府,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皮防所的领导多次与上级部门争取,终于在2002年打通了与外界相联的公路。当时政府为麻风病人定的基本生活保障金每月85元,远远不够当前的生活需求,皮防所的人员又为他们跑财政、跑民政,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费用,目前每月1000多元的生活保证金让这些基本不用“花费”的老人们,过得很是“富足”。

  资兴市江背山麻疯病医院,由于海拔较高,方圆几十公里都无人居住,这里一直保持着烧柴做饭,靠柴取暖的原始生活方式。资兴市卫生计生部门的领导和资兴市皮防所的医务工作者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资金,沟通协调,争取项目,通过各级部门及麻防专业人员不懈努力,于今年10月底顺利供电,结束了几十年来靠最原始的干竹片及蜡烛照明的生活困难,也结束了该市唯一一个没有被农村电网覆盖的村庄。

  通电之日,资兴市卫生计生局领导带领该市麻防工作人员,为麻风村病人免费捐助了电饭锅、洗衣机、电视机等价值约5万元家用电器。当电源接启,村民难掩幸福的喜悦,部分村民喜极而泣,用简单而质朴的言语深深地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

  这里,曾经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而今,这个遗忘的村庄被真爱和幸福温暖着。

  “感谢政府,感谢医生,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领导,为我们带来了光明,带来了温暖”。这是资兴市麻风病院83岁的何高太老麻风病患者,含着热泪对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资兴市皮肤病医务人员所说的话。

  何高太是资兴市麻风病院最年长的麻风病患者,在院时间已40多年,是在麻风病院待得最久的一位,。

  麻风病院在郴州市仅有两家,资兴市江背山麻风病院是其中的一家,该院距离城区100多公里,离当地政府20多公里,坐落在资兴市汤溪镇江背山山顶。解放初期,当时人们对麻风病人了解不够,诊疗不清,加之患过麻风病的人外观畸形,相貌丑陋,人们“谈麻色变”生怕染上该病远离患者。1953年资兴市第一个建站,为治疗这群特殊的病人,免除更多人员染上该病,使这群“害群之马”不至逃跑,当时政府选址到这个远离村庄、远离人群,几十公里内人迹罕见,交通不便,海拔较高的深山老林中。

  几十年来,这些麻风病患者,或是临床判愈回家与亲人团聚,或是以院为家,在麻风病院里享受着党和政府的温暖,慢慢地老去。资兴市麻风病院的患者由原来的200多人,到目前的16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23岁。资兴市委、市政府没有遗忘这群“特殊的市民”,指定资兴市皮防所的专职医生为这群“特殊的病人”进行专职的护管,每月都给这些老人送医送药、送油送米,送菜送钱。遇上急诊病人,还得及时上山看病就诊、接送上下山。

  63年来,资兴市皮防所的工作人员都坚守着这群“特殊”的病人,从生活起居到柴米油盐,从身心健康到生老病死。每年的重大节日,老年节、麻风节等都有党和政府领导人员看望慰问,让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山深处的“特殊病人”不孤单,不寂寞;让这个“特殊的村庄”里充满了真爱与温暖。

  当时为防麻风病人逃离医院,山上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过,半山腰还有职勤人员把守。随着人们对麻风病的认识,以及社会的进步,人们改变观念,麻风病变的不再可怕。没有公路,资兴市委市政府,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皮防所的领导多次与上级部门争取,终于在2002年打通了与外界相联的公路。当时政府为麻风病人定的基本生活保障金每月85元,远远不够当前的生活需求,皮防所的人员又为他们跑财政、跑民政,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费用,目前每月1000多元的生活保证金让这些基本不用“花费”的老人们,过得很是“富足”。

  资兴市江背山麻疯病医院,由于海拔较高,方圆几十公里都无人居住,这里一直保持着烧柴做饭,靠柴取暖的原始生活方式。资兴市卫生计生部门的领导和资兴市皮防所的医务工作者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资金,沟通协调,争取项目,通过各级部门及麻防专业人员不懈努力,于今年10月底顺利供电,结束了几十年来靠最原始的干竹片及蜡烛照明的生活困难,也结束了该市唯一一个没有被农村电网覆盖的村庄。

  通电之日,资兴市卫生计生局领导带领该市麻防工作人员,为麻风村病人免费捐助了电饭锅、洗衣机、电视机等价值约5万元家用电器。当电源接启,村民难掩幸福的喜悦,部分村民喜极而泣,用简单而质朴的言语深深地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

  这里,曾经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而今,这个遗忘的村庄被真爱和幸福温暖着。

  “感谢政府,感谢医生,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领导,为我们带来了光明,带来了温暖”。这是资兴市麻风病院83岁的何高太老麻风病患者,含着热泪对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资兴市皮肤病医务人员所说的话。

  何高太是资兴市麻风病院最年长的麻风病患者,在院时间已40多年,是在麻风病院待得最久的一位,。

  麻风病院在郴州市仅有两家,资兴市江背山麻风病院是其中的一家,该院距离城区100多公里,离当地政府20多公里,坐落在资兴市汤溪镇江背山山顶。解放初期,当时人们对麻风病人了解不够,诊疗不清,加之患过麻风病的人外观畸形,相貌丑陋,人们“谈麻色变”生怕染上该病远离患者。1953年资兴市第一个建站,为治疗这群特殊的病人,免除更多人员染上该病,使这群“害群之马”不至逃跑,当时政府选址到这个远离村庄、远离人群,几十公里内人迹罕见,交通不便,海拔较高的深山老林中。

  几十年来,这些麻风病患者,或是临床判愈回家与亲人团聚,或是以院为家,在麻风病院里享受着党和政府的温暖,慢慢地老去。资兴市麻风病院的患者由原来的200多人,到目前的16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23岁。资兴市委、市政府没有遗忘这群“特殊的市民”,指定资兴市皮防所的专职医生为这群“特殊的病人”进行专职的护管,每月都给这些老人送医送药、送油送米,送菜送钱。遇上急诊病人,还得及时上山看病就诊、接送上下山。

  63年来,资兴市皮防所的工作人员都坚守着这群“特殊”的病人,从生活起居到柴米油盐,从身心健康到生老病死。每年的重大节日,老年节、麻风节等都有党和政府领导人员看望慰问,让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山深处的“特殊病人”不孤单,不寂寞;让这个“特殊的村庄”里充满了真爱与温暖。

  当时为防麻风病人逃离医院,山上仅有一条羊肠小道通过,半山腰还有职勤人员把守。随着人们对麻风病的认识,以及社会的进步,人们改变观念,麻风病变的不再可怕。没有公路,资兴市委市政府,资兴市卫生计生局的领导和皮防所的领导多次与上级部门争取,终于在2002年打通了与外界相联的公路。当时政府为麻风病人定的基本生活保障金每月85元,远远不够当前的生活需求,皮防所的人员又为他们跑财政、跑民政,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费用,目前每月1000多元的生活保证金让这些基本不用“花费”的老人们,过得很是“富足”。

  资兴市江背山麻疯病医院,由于海拔较高,方圆几十公里都无人居住,这里一直保持着烧柴做饭,靠柴取暖的原始生活方式。资兴市卫生计生部门的领导和资兴市皮防所的医务工作者急病人之所急,想病人之所想,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资金,沟通协调,争取项目,通过各级部门及麻防专业人员不懈努力,于今年10月底顺利供电,结束了几十年来靠最原始的干竹片及蜡烛照明的生活困难,也结束了该市唯一一个没有被农村电网覆盖的村庄。

  通电之日,资兴市卫生计生局领导带领该市麻防工作人员,为麻风村病人免费捐助了电饭锅、洗衣机、电视机等价值约5万元家用电器。当电源接启,村民难掩幸福的喜悦,部分村民喜极而泣,用简单而质朴的言语深深地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

  这里,曾经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而今,这个遗忘的村庄被真爱和幸福温暖着。

  【编辑:陈实】


loading...

郴州要闻

湖南新闻

形象推广